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下无双的月牙

我在四川,开始新的生活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没有方向感的,笨笨的,天下无双的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最美的时光  

2012-08-20 22:05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8月7日,我奔赴上海,参加舍弗勒的面试,那时台风正起,为了前途,我不顾一切,最终到达上海;20128月7日年我在从太原到上海的火车上,LP忽然提醒我说,去年的今天你正好也是去上海。那一刹那,仿佛梦呓一样,1年了,就这么一年过去了,回国的第一年里,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。凌乱一地的上海情,到安家落户在上海,也曾彷徨,也曾失落,也有恐惧,也有担心和难过的时候,LP总是陪在我身边,这一年,浮浮沉沉,心态也安定了下来。此次到上海昆山,是参加康普的关于压缩机的培训。
      这次到上海,又遇到了台风,海葵,上次叫梅花。是缘分还是命运?是巧合还是天意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昆山是一个潮湿的地方,湿润的空气,干净的大街,规划有秩的街道,两旁绿茵茵的树木,夹杂着各种花草,美丽安静。可惜我自从四川逃离出来,就再也没法适应这样湿润闷热的天气。北方的干燥和直面阳光和天空的气候已经改造了我。在昆山热的一塌糊涂,我忽然怀念太原四季分明的气候。春天依然带着些许的含量,夏天直接而剧烈的日照,秋天满地满街满天的梧桐叶四处飘洒,冬天满空的大雪,落到我的心里,默默中,这就是我的追求。除了那里的空气不如人意,一切仿佛是完美的一般,曾经无数次揪心那个城市,最后没能熬过她,她在那里,所以我去了那里,当年天津美特斯邦威的初见,居然让我走到了太原,是注定么?5年过去,我们仿佛如同刚开始热恋一般。
        人生若只如初见,仿佛写的就是我们,在时光的流逝里,依然保持着最美好的光阴,在彼此的手心里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在昆山的时候打电话给狙击手,我的一个好朋友,我说路过上海,不给朋友打个电话好像过意不去,他一听晚上就开车直接过来找我,在我住的快捷酒店下面,我们点了半份烤鸭,我执意要请他,每次都是他请客,我脸皮厚也扛不住。我说起这1年之别,他也有点感触,不想我们这一分开,就是一年,在中国,和朋友也是见少离多,上次和小妖也是擦肩而过,没能见面。吃完饭,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,聊天,吹牛,说时事,也说这一年发生的一些事情。有些朋友,不会有太多的相聚,却彼此祝福,难忘。
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从昆山的培训到石家庄的培训,辗转不过几天,今天上午开车从太原到石家庄,高速不久,收音机就信号很淡,于是 就听起CD,是那些熟悉的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,曾经在澳大利亚的山水之间,在我那辆SKYLINE里一直摇曳的曲子。好像回到悉尼一般,在山林间穿梭,在无边无际的丛林里,在望不到尽头的海岸线上,曾经飞驰着,曾几何时,我说这可能是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。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多么绚烂的经历。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最美的时光呵,留在那里了。 

 2011年8月7日,我奔赴上海,参加舍弗勒的面试,那时台风正起,为了前途,我不顾一切,最终到达上海;2012年8月7日我在从太原到上海的火车上,LP忽然提醒我说,去年的今天你正好也是去上海。那一刹那,仿佛梦呓一样,1年了,就这么一年过去了,回国的第一年里,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。凌乱一地的上海情,到安家落户在太原,也曾彷徨,也曾失落,也有恐惧,也有担心和难过的时候,LP总是陪在我身边,这一年,浮浮沉沉,心态也安定了下来。此次到上海昆山,是参加康普的关于压缩机的培训。
      这次到上海,又遇到了台风,海葵,上次叫梅花。是缘分还是命运?是巧合还是天意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昆山是一个潮湿的地方,湿润的空气,干净的大街,规划有秩的街道,两旁绿茵茵的树木,夹杂着各种花草,美丽安静。可惜我自从四川逃离出来,就再也没法适应这样湿润闷热的天气。北方的干燥和直面阳光和天空的气候已经改造了我。在昆山热的一塌糊涂,我忽然怀念太原四季分明的气候。春天依然带着些许的寒冷,夏天直接而剧烈的日照,秋天满地满街满天的梧桐叶四处飘洒,冬天满空的大雪,落到我的心里,默默中,这就是我的追求。除了那里的空气不如人意,一切仿佛是完美的一般,曾经无数次揪心那个城市,最后没能熬过她,她在那里,所以我去了那里,当年天津美特斯邦威的初见,居然让我走到了太原,是注定么?5年过去,我们仿佛如同刚开始热恋一般。
        人生若只如初见,仿佛写的就是我们,在时光的流逝里,依然保持着最美好的光阴,在彼此的手心里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在昆山的时候打电话给狙击手,我的一个好朋友,我说路过上海,不给朋友打个电话好像过意不去,他一听晚上就开车直接过来找我,在我住的快捷酒店下面,我们点了半份烤鸭,我执意要请他,每次都是他请客,我脸皮厚也扛不住。我说起这1年之别,他也有点感触,不想我们这一分开,就是一年,在中国,和朋友也是见少离多,上次和小妖也是擦肩而过,没能见面。吃完饭,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,聊天,吹牛,说时事,也说这一年发生的一些事情。有些朋友,不会有太多的相聚,却彼此祝福,难忘。
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 从昆山的培训到石家庄的培训,辗转不过几天,今天上午开车从太原到石家庄,高速不久,收音机就信号很淡,于是 就听起CD,是那些熟悉的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,曾经在澳大利亚的山水之间,在我那辆SKYLINE里一直摇曳的曲子。好像回到悉尼一般,在山林间穿梭,在无边无际的丛林里,在望不到尽头的海岸线上,曾经飞驰着,曾几何时,我说这可能是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。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多么绚烂的经历。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 最美的时光呵,留在那里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